学诚法师:最高级的沟通是倾听

2017-10-01 16:42 佛岸网 学诚法师

打印 放大 缩小

中国佛学院院长,“史上最强科研实力寺庙”北京龙泉寺方丈

学诚法师继《好好说话》之后,第二大力作《好好听话》重磅来袭

 

听话,有两种解释,一种是形容一个人比较乖巧、懂事;另一种是听别人讲话。好好听话,也有这样两层意思,一种是表达一个人谦虚,爱学习,尊敬师长;另一种是表达能听得进去别人讲的话。看起来很简单的一个能力,但事实上,很多人理解得并不够深刻,也并不能真正做到。

2017年10月,一本教人好好听话的书——《好好听话》将出现在公众视野。在书中,法师娓娓道来,透过大量古今禅门公案和生活中喜闻乐见的小故事,深入浅出地将日常生活和工作中最直接、最有效的听话的智慧呈现在读者面前,予以激励和指引。

《好好听话》是学诚大法师继《好好说话》之后的第二大力作,是专门从“听话”的角度讲如何掌控自己命运的佛学励志经典,它不仅讲听话之道,更是改善人际关系,改变人生命运的经典巨著。与市场上宣讲听话之道的同类书相比,《好好听话》中展示的听话技巧更高妙、更神奇,其背后的智慧更令人叹服、受用。无论是孩子、成人、老人、男女,都能够从中享受到发善心、说善语、做善行的当下福报。

中国佛教界“网络达人”——学诚法师

学诚法师是中国佛教协会会长,中国佛学院院长,“史上最强科研实力寺庙”北京龙泉寺方丈。曾受邀至剑桥大学、哥伦比亚大学、北京大学、北京师范大学、中国人民大学等多国多地进行演讲和座谈。其博客点阅量突破千万;微博开通16个语种,读者涵盖全球3/4的国家和地区。

《好好听话》的宗旨

 

沟通,就是听与说的能力,首先要学会听。真正听得进去别人说话,其实是要我们空出心来,如是才能精准地接收到对方所要传递的信息,才能更好地修正自己原有的认知,强大自己的心量。

内心如果经常这样自我训练,我们就有可能获得别人更多的帮助。所以,懂得了如何好好听话的智慧,就好比掌握了一把打开幸福之门的钥匙。

值得反复阅读的听话之道智慧经典,哪怕你掌握书中的部分听话之道,不管是在职场、生活、家庭等各种境地,都能够行云流水、游刃有余。

 

 

精彩书摘:

 

仔细倾听人们的谈话,他们自然会教你如何好好生活

有这样一则小故事。

有一天,猫妈妈把小猫叫来,说:“你已经长大了,三天之后就不能再吃妈妈的奶了,要自己去找东西吃。”小猫惶惑地问妈妈:“妈妈,那我该吃什么东西呢?”

猫妈妈说:“你要吃什么食物,妈妈一时也说不清楚,就用我们祖先留下的方法吧!这几天夜里,你躲在人们的屋顶上、梁柱间、陶罐边,仔细倾听人们的谈话,他们自然会教你的!”

第一天晚上,小猫躲在梁柱间,听到一个大人对孩子说:“小宝,把鱼和牛奶放在冰箱里,小猫最爱吃鱼和牛奶了。”

第二天晚上,小猫躲在陶罐边,听见一个女人对男人说:“老公,把香肠和腊肉挂在梁上,小鸡关好,别让小猫偷吃了。”

第三天晚上,小猫躲在屋顶上,从窗户听到一个妇人向自己的孩子叨念:“奶酪、肉松、鱼干吃剩了也不会收好,小猫鼻子很灵,明天你就没得吃了。”

就这样,小猫每天都很开心,它回家告诉妈妈:“妈妈,果然像您说的一样,只要我仔细倾听,人们每天都会教我该吃什么。”

这个故事虽然很简单,但却能给予我们很深刻的启发:在生活、学习和工作中,很多时候需要我们用心去倾听,用心去学习。倾听不仅是一种态度,也是一种技能。

做一只善于倾听的小花猫吧!


 

从来没有一句话是无缘无故的

有一个小故事,说是一只羊、一头牛、一头猪,看到主人来了,羊很不高兴,扭头就走;牛也很不高兴,扭头就走;猪则狂吼着疯跑。羊和牛很奇怪,问猪:“我们都不喜欢主人,他来了,不高兴就差不多了,何必发疯一样地跑,还这么狂吼。”

猪对羊说:“主人来找你,只是要你的毛,你当然只是不高兴一下了。”又对牛说:“主人来找你,只是要你的奶,你当然也只是不高兴一下了。可是,主人来找我,是要我的命,我当然要发疯了。”

这个故事是说,我们在生活中,听别人的话,往往只听语言本身,基本上没有能力去听语言背后的因缘。而且,每个人的表达能力千差万别,表达习惯也都不一样,再夹杂着烦恼,基本上就掩盖了所要表达的真相,误解就这样产生了。

我们对别人的性格、能力、教育背景等因缘不了解,就很不容易真正去了解一个人,去理解一个人,那么就无法听懂他真正要表达的话,所以人们都会觉得自己很孤独,缺少知己。

即便是在一起生活的亲人,因为不善于或者不愿意去了解对方,也很难真正走进他的内心世界,或者说自己没有能力和意识去了解别人,只能被别人的语言蒙蔽,被激怒,被误导,更谈不上去帮助别人了。

所以,最有效的沟通不是相互间表达了什么,倾听了什么,而是理解。一个人这样表达,一定有其原因;那样表达,肯定有其道理。

能这样看问题,就能更快拨开语言的迷雾,找到问题的症结与解决方法。同时,自己的内心也能不被语言的假象牵制。

责任编辑:龙泉